肉丝的巧克力糖果店

很久没写通关心得了……来写下【内有晒卡,请慎入】

其实这回泳装活动的难度我觉得还好,整体上来说,考察的是box广度,和博爱度。比如血斧,我在打双晶狩猎本时掉落的狂阶金狗粮没人吃,顺手把他喂满了,结果这回就派上了用场2333

这种设定我是挺喜欢的,包括日服万圣节这次的关卡限定。

本来在这个游戏里,就没有废的英灵,只有废的master。现在的我作为氪金木猪随时掏摸不同队伍也玩,之前的我非气满载时用低星英灵同样玩。


==========

晒卡开始的分界线

==========


由于都觉得二期free本难度较高,所以也只晒晒二期的刷掉落配置,均为灭级,尽力加大加成的掉落。

洞穴【掉落水合金为主,水泥为辅】



两狂一弓,平砍过一二面很容易,在前两面攒好两位主攻手的50np,第三面南丁的红卡buff给黑狗,看发卡情况,或者两人分开宝具加普攻三连,又或者宝具一起放。

6-7回合无伤通关。


地下工厂【掉落光合金为主,水泥为辅】



双花嫁+奶光为主攻手,这个本的要点是花嫁们的黄金律都给到奶光,攻击力加强给自己,务求前两面快速砍过,免得枪阶小怪把奶光打死,但又要注意给奶光攒np。

基于奶光实在太脆,建议第四位放个骑阶光炮【首推船长】,奶光就算不幸退场了船长还能上来立时自充开炮。

进入第三面,奶光攒满np,攻击对象先选阿周那。不然两只花嫁就惨了。

奶光光炮+三连基本能把阿周那干掉,花嫁们的宝具对恶魔放就好【什么,你说花嫁没宝具?奶光都攒出宝具了花嫁能没有嘛?doge】

一般5-8回合,伤基本集中在奶光身上orz。


废墟【掉落星合金为主,石油为辅】



星合金的难度的确是最高的,剑阶小怪只有月神一个弓能加成,关底又有小太阳。所以用伯爵和月神,抱加成掉落的剑阶大王支援硬砍到关底,没有任何要注意的,一路猛砍就是了【。】

等伯爵或者月神退场之后,上来的大公宝具糊黑贞脸就好。

一发实在糊不过,还有紧跟其后的血斧来第二发呢……

一般7-10回合,首发有1-2人退场【忧伤的微笑】


复兴都市【掉落石油和水泥】



小太阳真是塞高,能打暴击能自充,跟长江站一起就不用担心被抢星啦。

进图孔明先加防,一面长江先砍剑阶,小太阳再清弓阶,二面长江宝具打星,三面小太阳开宝具加三连暴击,祖师爷基本能清,再慢慢干掉爱迪狮就好w

5-7回合,首发三人都稳定有伤。


海岸【掉落石油和水泥】



没多说的,直接砍就是了……

注意:首发三人的宝具留到关底一起放比较好,通常这样放下来奶光和杰克只能留一点残血,再慢慢打掉就好啦。

一般7-9回合,B叔有被集火暴死的可能,请多用战续回避补血等等。


污染地带么有打,就不放啦www


再次感谢诸位来到迦勒底并随我随时出战的英灵们www

旮旯底喂杯三人








我底吃杯子三人组。

没有什么好多说的,爱他们,非常非常非常爱。

对他们吃的BG西皮分别是弓凛,飞哥x贞德,小贝xsaber。

还好我旮旯底除了凛尚未实装外都齐了ww

希望你们在我的旮旯底过得幸福o(* ̄▽ ̄*)o

迟到的第六章感想(有剧透慎入)



周一上午通勤路上就打完了最后一关,完后差点在公车上痛哭。

我始终对坚忍着痛苦而不断前行,受尽委屈伤害而从不抱怨于形的这种男人有无法控制的好感,红茶就是,如今又多了一个贝狄威尔。

我不喜欢跟随狮子王的那几张圆桌金卡,他们是坚守骑士道,是为了曾经对亚瑟的愧疚而想要弥补,但弥补也要选对对象,跟随这个已无人性只有神格的狮子王屠戮平民,对曾经的亚瑟王和圆桌骑士清名只有更深一层的伤害,他们越是遵从狮子王的命令,就越是亏欠曾经的亚瑟。

只有贝卿,唯有贝卿。

对王有着那么深的感情,舍不得送王就此离去,把那把剑抱在手中舍不得丢弃,最终发现王不见了,为了寻找而在世间蹉跎了1500年的贝卿,这样的人,拖着残破的身躯坚持着寻找亚瑟,却在看到狮子王下令杀人的时候,会出手帮助她的敌人,会站在她面前大声说,我是圆桌骑士贝狄威尔,以善之名,讨伐您这个恶的代表。

这样的,坚定信仰的,原则分明、头脑清楚、坚持自我、隐忍坚强、善良温柔的骑士。

他笑起来那么温柔,那么好看。总是笑着,迎接咕哒子和玛修。

没有人知道他暗地里的恐惧,忍受过的痛楚。




最终关时带了三个剑,飞哥,呆毛,还有助战的310小贝。

三条令咒全部送出,为了让你完成1500年坚守的心愿,用自己手击败这个不再是王的王。



通关后,石乐志般的刷狗粮,16个大骑士勋章我一下午泡在王城刷完,喂杯子。

今天镀金完成,非常开心,多谢你后面又愿意来一次【顺便帮我带来了第二个拉二】

你就是我认可的圆桌金剑,其他人我并不需要。



【对阿茶妈妈跪拜:我没有变心!相信我还留了足够你100的杯子!!只是喂了狗粮和杯子给小贝以后QP不够了……哭哭】



爱与希望,牺牲与救赎,永远都是最美好的故事。

愿你们在我的迦勒底开开心心的继续下去。

【fate/双弓】bring me away (1-5)

发了三次都屏蔽了,LOF真是让人绝望。


只好再次上图,嘤。






【红茶生前妄想/弓凛成分】Samsara(私设成山,OOC,慎入)

写的是生前弓,到底该不该叫弓凛,真是不好判断……

私设妄想成山,请小心。

OOC属于我,他们两个人属于菌类创造。




=================

碎碎念

1、生前弓的弓凛,一直很想推算卫宫士郎到底怎么样走上红茶这条路的,按照武内说法,是最像fate线的那条路,但是还有一个关键在于一直保留着这条项链,并且凛不需要任何遗物单靠自己就召唤了红茶,证明在这条线里他俩纠葛也很深,如果凛陪同卫宫士郎到最后,那也不会出现红茶。

这么想着,于是设定了这样的结局。

2、结尾尽力照应了FSN序章里的一些伏笔,想把剧情圆上。红茶关于项链那句是FSN里虐我最深的一句,所以特地写了出来。

3、弓凛赛高,旮旯底的阿茶妈妈等我给你抽满宝伊斯塔凛啊。

以上,感谢您看到这里_(:з」∠)_

这种时候就别洗白妹抖厨了

周四月厨跟妹抖龙对杠,月厨里一个不知道脑筋是不是被b叔斧子劈过的sha——bi,P了张b站游戏姬许诺学妹战胜康娜奖励30石头的图,到处去给学妹拉票,就此埋下冲突隐患,终于到了后面,学妹票数超康娜,康娜厨怒而举报学妹刷票嫌疑【估计不少平时不怎么上b站的废狗玩家去买投票号了】,b萌处理也是怂,先砍票后还票,最终康娜失败,梁子就这么结下来了。
说不可能的人,说推锅的人,我排除你们在尽力洗白康娜厨的可能性,那就是你们大概不知道现在小学生圈子有多看重这点莫名其妙的投票人气,又有多么喜欢举报对家来获得阴暗的胜利,而且也没看到周四康娜厨是怎么发疯的。你们大概也不清楚zf部门人手不足从来都是惯例,根本没那么多力气一个个管过来,只有惨被举报的出头鸟,才会被一打一个准。说处理速度不可能这么快的简直要笑死我,举报仅仅网络一点一发送,你们以为一天能接到几条举报?三次元世界有几个像这群二刺源小学生一样神经病,连最基本的底线准则都被打破?
总菊和xx部那些制度规章是很要命,可是废狗实装一年了吧?布妈和舞娘实装一年了吧?这一年里开了多少次重要的会议,净网清查了多少次你们造嘛?一年都没事,就这两天突然爆发?离下一次大会还好几个月呢挖鼻
xx部一早要改卡面,只是选了个好时机……xx部真牛逼,还知道关注b萌,发现这么次冲突,觉得可以推锅了才发通知,简直太牛了!xx部早通知了要改卡面要河蟹,b站还会这么急手忙脚失魂落魄?还会提前放出消息【我们就要装第六章之后就是泳装啦】来欺骗玩家感情?不会一早慢慢在公告里潜移默化的试图让玩家认可改动?或者最少也跟日方确认怎么样符合要求的改,这回通知后就可以换上改后新立绘,而不是现在这样直接撤下去?
b站这次的公告是只差跪着求玩家冷静低调了,现在确实只能冷静低调,已经被举报了就不要再引人注目了,但这不是可以给妹抖龙和康娜家的脑残粉洗白的理由,就这样。我的本命是男性而且衣服包得很紧,河蟹影响不到他,但这也不妨碍我转成康娜和妹抖龙黑,以及之后多投投妹抖龙角色对家的票。最后,真的,诚心问一下,这个番啥时候成一月霸权番了?

哈哈哈哈是这样的【突然心酸】

抚剑独行游:

是这样的所以求你们了

默墨_小甜饼专业户:

是这样的

顾安凉:

是这样的

宵旬:

是这样的

【茶咕哒】【恋爱三十题】5-8

5 接吻

从北美大陆灵子转移归来的时候,按照一直以来的习惯,在转移室里迎接归来的藤丸立香和一干英灵的医生与达芬奇,在看到这一回出现的队伍时,不约而同地都呆了一呆,罗曼随即反应过来,抢上去接过少女御主的手,扶住满身鲜血摇摇欲坠的红衣弓兵:“这是怎么了?!”

历经许多特异点和强大敌人的磨炼,在罗曼的眼里,那位少女已经逐渐坚强起来,再也没有夜晚做了噩梦独自一人在走廊上茫然徘徊过,出战时也再不会有迟疑犹豫的表情挂在脸上——但此时,立香像是又回复到了最初的模样,眼睛都肿了,还在不断小声抽噎,也没回答他的问话。

还是陪同的玛修苦笑着接了话头:“Emiya前辈在时间神殿前的决战时,坚持要一个人对战敌方的库丘林alter,所以……”

罗曼瞪大了眼睛。

 

在漫长的昏睡过后,弓兵艰难地睁开眼睛,投入视野里的是迦勒底房间统一的白色天花板。

……回来了吗……

他试图活动一下身躯,但只是稍微抬了抬手指,便感觉到全身的虚软无力。

看起来这次伤势超出了自己的想象……Emiya不自觉地苦笑,被圣杯强化过的berserker库丘林实力的强大,自身即使险胜,魔力也流失到如此程度,上阵之前完全没有预料到。

可能会有一阵子不能出战了吧。

……但是,即使是这样,也不觉得后悔。

 

手指略微动了一下,碰到床边的什么毛茸茸的东西。

……不,不是“东西”,是一个人。

熟悉的气息,少女橙色的头发映入眼帘,眼睛还是红肿的,但和他目光相接时露出了发自内心的喜悦神色:“Emiya,你醒了?”

弓兵试着开口回答,但发音的气流通过喉咙便觉得如撕裂般的疼痛,勉强挤出的声音断裂成破碎的片段,不自觉地又皱起了眉头。

立香的手指摁住他嘴唇:“不要说话了,医生说你这回受伤太重,魔力流失了不少,连灵核都有部分受损,可能身体机能现在也损伤严重,不要勉强自己……”

沉默的弓兵静静地看着她,钢灰色的眸子里传递的意味深沉而复杂。

少女迎上对方的视线。

“我知道。”她说。

“Emiya,不用道歉,你当时的想法,我都知道,也能理解……”

何以要坚持凭借自身不算太强的从者之躯,去单骑挑战那个被圣杯强化过的实力顶尖的敌手,守护者当时的念头,立香认为她应该没有猜错,也无法阻止。

 

“但是,还是想说,请你下一次一定要注意保重自己……”

“即使你已经习惯了受伤,习惯了流血,习惯了付出什么来获得战斗的胜利……请你记住,还有我在这里,我是你的御主,和你签订了契约,一路走过来直到现在,你受伤我也会为你难过……”

少女浅金色的眸子逐渐靠近,弓兵下意识地闭上眼睛。

嘴唇片刻的接触,温度和某种带着柔和味道的力量传递过来,随即又分开。

“一点简单的补魔而已,”立香捂着开始发红的脸,站起身来,“我去叫医生过来给你检查一下!”

 

跑出门去,站在走廊上,人类最后的御主摸着自己砰砰乱跳的胸口部位,顿了一顿,又加快脚步往前而去。

躺在床上的弓兵,重新把目光投向天花板。

连他自己也没发觉,嘴角不知不觉地扬起了一分浅淡的弧度。


6 换穿对方的衣服

概念武装就是一身黑色紧身衣的弓兵,对于换上自家御主的橙色紧身战斗服并没有太大的不适应,只是仍然下意识地抬手想拉拉肩膀上原先存在的红色圣骸布。

但在另一方来说,就不那么轻松了。

清姬和玉藻喵进房间去已经过了个把小时了,仍然没能把少女御主拖出来。

站在门口的众人只能听到立香偶尔的尖叫声:“不行不行不行这太羞耻了我身材不好啊啊啊没有Emiya的身材我不敢穿出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让我去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跟御主打赌赢了之后微笑着送出“请你和中意从者互换概念武装吧”惩罚的达芬奇笑嘻嘻地站在门口,扬起声音:“藤丸君,你要是不出来的话,Emiya桑穿着你的战斗服的照片我可就删掉了哦?”

“等等caster你什么时候拍的照片!”

“诶诶诶达芬奇亲手下留情我马上就出来!”

两个声音一同响起,漂亮的商店女主人笑弯了一双大眼睛。


7 cosplay

“EmiyaEmiya~~~”

少女御主抱着守护者的手臂,使出撒娇大法试图让自己的眼睛显得更加亮闪闪。

“念这句台词给我听听嘛~~就一次而已~~”

红衣弓兵的脸黑得就像库丘林摸进厨房想给自己开小灶时烧糊了的锅底:“master,您从哪里找来的这么无耻的台词?”

“诶诶诶别这么说嘛,就是普通的讨好女性的台词而已~~~”

弓兵磨着牙,从少女手中拿过她一直挥舞的那张纸,从牙缝间一字一顿挤出来:“欲,求,不,满,的,小,羊,羔,在,哪,里,这种台词还不够无耻吗?!”

“诶~~~可是人家就是想听Emiya的声音甜蜜地念出来嘛嘤嘤嘤QAQ”

“不要做梦了master,我死都不会念的。”

“E~~~~miya~~~~~~”

“撒娇也没用的,死心吧。”

“嘤嘤嘤嘤嘤”

 

最后红衣弓兵到底有没有屈服于御主的撒娇大法攻势而给她念那满满一张纸的破廉耻台词,迦勒底的其他从者表示这是个永恒的谜。


8 逛街

偶尔也会有暂时空闲的时间,医生这边探测新特异点的工作还在进程中,素材修炼场和种火修炼场都完成了每日的任务标准之后,没事可做的御主和英灵都在迦勒底四处闲逛,人一多就容易产生冲突,尤其是某些精力旺盛没处发泄的英灵。

于是在少女御主某天和医生达芬奇三人关起门来商量了半天之后,开门出来的三人神清气爽地告诉大家,以后决定把灵子转移基地的门常年开放,对于已经修复完成的特异点,从者们想转移去那里旅个游,休闲一下放松身心也是可以的。

然后,在灵子转移基地把已修复和未修复的转移点分开安装完成后,所有从者都毫不意外的,目送着少女御主换了身休闲的衣服,拖着红衣的弓兵就直接冲进了第一特异点的转移阵地中。

 

“master,不带其他人陪同真的好吗……”

才接受了第一个圣杯的加强转临,弓阶的种火又全部塞到Emiya手上,消化完毕有点撑的弓兵被少女御主拖着说“吃饱了正好陪我去逛逛顺便消食”,就两个人一起冲进了转移阵地的光芒之中。

自知现在喊停也来不及,Emiya还是忍不住念叨:“即使是已经修复的特异点,在整个人理已经混乱的大背景下也无法保证修复后就一定会安全,也许什么时候又会出现新的怪物,作为最后一个能和从者签订契约的魔术师,你应该有自我保护的意识,就算是认为这里安全也应该多带几个强力点的从者同行不然……”

“可是这是在休假嘛,”抬起头来打断他的少女一脸无辜,“我只想和Emiya一起来看看法国的美景呀。”

弓兵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张口结舌。

少女继续说下去,声音清脆:“毕竟严格来算的话,Emiya也不是一开始就回应了召唤的,我们修复第一特异点的时候你不在……很想带你一起去看我曾经走过的路嘛。”

“是,这样吗……”

回答了这句话的弓兵就沉默下来。

立香悄悄在心里比了个V。

 

“我们来的时间好像不错……”

进入夜晚时分,站在人流熙攘的街道旁建筑物门口台阶之上,看着穿着五彩缤纷的人群欢乐的放声歌唱,把街道塞得满满,立香提高声音向身旁的弓兵说话。

“正好赶上了法国人的狂欢节游行!”

守护者没有回答,他正在全神贯注地防备拥挤人流挤到自家御主身边,把这个个头娇小的女孩子踩扁。

“别这么紧张啊,Emiya!”

少女温热的躯体靠近来,但立刻被身后跑过的人撞了一下,一个踉跄,跌进弓兵的怀里,Emiya眼疾手快,接住对方,脸色不禁又黑了三分:“master,我就说了……”

要开始的长篇说教尚未起头便被御主打断,立香举起手让他看,一朵深紫色的郁金香盛放在她手中。

“刚刚你在那里看着狂欢游行时,我在街道旁边买的!”

“master……”

“收下嘛~男性是不可以拒绝女孩子送的花的!还有,这个时候呢,叫我的名字也是可以的。”少女笑得眼睛弯弯,弓兵似乎被她的欢乐打动了,沉默片刻,接过她手中盛开的花朵,抬起手来,让少女意外的是,他的手转了个方向,把花朵插在她的发间。

“还是女孩子更适合花。”

立香的脸突然通红,连脖子上都红了一片,弓兵的敏锐视力让他捕捉到了这一景象,于是退后一步,打量对方,不知为何突然觉得心满意足。

 

【PS:紫色郁金香的花语:永恒的爱www】


【茶咕哒】【恋爱三十题】1-4

我终于也把罪恶的魔掌伸向阿妈了……

阿妈,原谅我……

文中出现的迦勒底和从者都是根据自家迦勒底情况而来w

===============

1 牵手

才站在无间地狱的入口,人类最后的御主便被扑面而来的地狱业火热浪激得往后退了一步。

这一步退的幅度极小,只有站在队伍之首的Emiya感觉到了。

他下意识地微皱眉头,看了眼身后,master还没来得及练起来的冲田总司和兰斯洛特,迈上前一步,把少女挡在自己身后。

 

“御主,请下令吧。”

圣骸布的概念武装挡去了大部分扑到脸上连眼睛都难以睁开的热浪,随着沉稳有力的低音响起,藤丸立香感觉到自己的手被不着痕迹地牵住了,往前而去。

触感满是茧子的手,碰到的时候只觉得硬邦邦的,并不柔软,却有着能传递到心底里去的温度。

她悄悄地笑起来,嘴角扬得很高,转过身向着后面队伍里的成员:“大家,一起上吧!”


2 亲吻某处

夜色已经深沉下来,在迦勒底的走廊上,透过窗户望出去,还能看到漆黑一片的夜空中,如钻石般点缀着几点星光。

今夜不是满月,朦胧的光芒在窗框上投下了模模糊糊的一层边。

Emiya就在这样黑暗的走廊上,看着少女向他站着的方向慢慢走来。

 

步伐不是很稳,有点迟疑和茫然,眼神也是朦胧的,穿着小熊图案睡衣,还揉着眼睛。

红衣弓兵轻轻叹了口气,在窗台上坐下。

“怎么了,master?”

他把自己声音放柔。

“又被噩梦惊醒了吗?”

 

少女走到他身边来,看着他,清秀的脸上满是委屈。

“Emiya……”她张口,声音像是快要哭出来,“我梦见,和阿提拉对打的时候……败了,你们全都消失了,没有回到迦勒底,哪里都找不到,医生说,大概是损伤太厉害,你们的灵核都消失了,再也不可能回应我的召唤出现……”

Emiya没有马上回答,静静望着少女御主的眼睛。

才打完的罗马特异点,最终关的敌人——强化过后的saber阿提拉,对现在的御主来说是个十分吃力的劲敌,作为克制职介他是首发,但也打到几乎残血才得以涉险过关。

心突然被触动了一下。
他抬起手,摸摸对方的头,放柔声音:“master,我能理解你的心情……”

但是,不要害怕,不要畏惧。

 

“我们是回应了你的召唤出来的,也知道自己会要面临怎样的战斗,更清楚自己的实力,为此做好了一切心理准备。”

立香静静地站在原地,感受头上温和的触感。

“即使你同样身为新人魔术师,也不要害怕,按自己认为对的方式去战斗吧,我们愿意回应你召唤,自然也会同意为你驱使。”

随着这句话的落音,少女忽然感觉自己被拉近了几分。

然后是温热的触感,落在头顶。

 

“不用害怕,”她听见对方说,“只要你还在战斗,我就会陪同到底。”

 

3 玩游戏/看电影

“难得可以休息一下的时间!”

立香双手合掌,笑容可掬。

“Emiya也别老是呆在厨房里了,来玩游戏嘛!真心话大冒险怎么样?”

“不,你们玩就好了我还要……”

“收拾碗盘”几个字没来得及说出口,少女御主已经指派着跟他素来不对盘的蓝色枪兵,强行把他拖出料理台范围内。

弓兵身不由已被拖着走,只来得及放下手里还在擦的一个盘子。

 

幸运E的诅咒果然不是盖的,第一轮库丘林中招,被罗宾出主意整到外面去找隔壁御主家过来玩的玉藻前说“我爱你”,随后被玉藻前追杀一路,第二轮时Emiya才把牌翻开一点便感觉不妙,横下心揭开一看……果然中招。

库丘林摩拳擦掌:“要他去向清姬说自己的情史!”

Emiya满脸黑线:“你以为人人都像你神话里一样看到女人就睡还把这个当骄傲讲给master听吗。”

每日惯例的枪弓对掐开始前,穿着洁白婚纱的尼禄及时出手:“不要吵啦,余有一个建议,让这位红衣弓兵去公主抱一次master,怎么样?”

“诶~~~”

想说这不是惩罚明明是奖励的枪兵没来得及说完,御主已经先面红耳赤的跳起身来:“不不不不这个太羞耻了……”

“有什么关系!”尼禄也站起来,皇帝气势全开,“奏者啊,汝不是最在乎这位红衣服的弓兵了吗?不诚实面对自己内心可不好哟。”

…………

这句话说出来后,现场出现了片刻沉默。

啊啦啦,御主脸上这温度……只怕都可以现场煎鸡蛋了吧……

罗宾下意识地看向自己身边,红衣的弓兵仍然坐着没有动,但仔细看……耳根处那一抹稍微深些的颜色……

他不禁满脸黑线。

御主倒也罢了,你至于这么纯情吗?


4 约会

在全新的特异点中,带着一队从者出来探测新地点的少女御主,不知怎么,在意识到时,已经和大部队走散了。

一个人走在陌生的地方,周围又开始弥漫浓雾,即使是已经经历过许多特异点和灾难的藤丸立香,也不觉有些紧张,下意识地抱住了自己手臂。

有人逐渐接近。

——是谁?!

她停住脚步,身体不自觉地绷紧了。

熟悉的气息靠近来,守护者穿越和夜色搅在一起的雾气,呈现在她面前,仍然皱着眉,脸上写满了担忧,看到她时才放松下来。

 

“master,这股雾气是魔术的气息,可能是遇到作为caster职介的对手了。”

立香点了点头,她也感觉得到英灵的强大气息。

“不要离开我身边。”弓兵像是感知到什么,微微弯下腰,手中出现了黑白两把刀,他最爱的武器,“即使这里是我比较熟悉的地带,在如今被魔术阵地扰乱的情况下也无法确保你的安全。”

“嗯。”

身后传来少女御主的声音,随后她又自顾自地开口:“Emiya,这里是你曾经生活过的冬木市吧?”

“是,”弓兵全神贯注感知敌情,只分出一丁点精神去回应她,“虽然和我住过的地方也有一些不同,但大体上还是一样的。”

下一秒,他差点被御主的回应闪了腰。

 

对方兴高采烈的声音响起:“那这样是不是像在约会了呢!只有我们两人知道的地方,也只有我们两人在这里!”


人活着就是为了诹访部顺一.jpg
飞哥和阿茶都只等满羁绊和喂杯子了*٩(๑´∀`๑)ง*
接下来就是黑茶了www
什么情况都不能阻止我抽黑茶满宝并且310和杯子ପ( ˘ᵕ˘ ) ੭ ☆

【我从未见过像他们一般温柔的英雄】